U Are Invincible

这里锦言。
无节操杂食党啦(=゚ω゚)ノ
还是个渣旧章er
蠢←【放大加粗瞩目】

喂翔(正文不含番外)

不行了再让我笑会儿,已经笑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闷声作大死:

哈哈哈哈哈居然还是妈蛋叔叔的文,向大大致敬


彼可心一:



不得不转卧槽大早上笑疯了




一盘芥末墩儿:







这篇我必须要推荐给所有小伙伴...在打开新大门的同时让你笑的不能自已无法自拔只要一回想起里面的句子就算你当时心情低落也能立刻笑成神经病....向作者致敬!








妈蛋叔叔:















第一章









“队长,我必须跟你谈谈。”孙翔忧心忡忡地戳戳周泽楷,后者被吓得一抖。
“……”
“队长,全战队我想来想去,就只能和你谈了。真的,除了你没别人更适合了——队长你尿完没?”
“嗯。”周泽楷沉默地拉上裤链,回头冲站在自己身后的孙翔点点头。
刚刚尿尿时尿到一半被孙翔惊了一下,淡淡的残尿感让周泽楷有点忧郁。
“队长,我跟你说,最近我……队长你干嘛去?”
“我洗手。”周泽楷绕过急急开口的孙翔,向洗手池走去。
“尿手上了?”
“…………嗯。”周泽楷有点尴尬。
“我帮你处理。”
周泽楷像是被闪电劈中的松鼠一样,呆呆地任由孙翔一把拉过自己的手,然后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潮湿的手指一瞬间变得干燥清爽了。
“这就干净了。”孙翔松了手,抬头看着周泽楷。
“奇怪。”周泽楷抬手端详一下自己的指尖——确实干净了。
“队长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孙翔眼睛亮亮地问周泽楷,语气急迫得好像下一秒就要说出答案。可是当看到周泽楷沉默地点过头之后,又支支吾吾地半天没开口。
“……你再来看这个。”犹豫了半天,孙翔把周泽楷拉进厕所的一个小隔间,顺手锁了门。
隔间空间狭小,现在里面有,两个男人,一个马桶,一个垃圾篓。
“你看——”孙翔示意周泽楷看向那只垃圾篓。
垃圾篓半满,里面装着各种纸团,内容物不明。周泽楷瞄了一眼,觉得无法直视,于是别开了头。
“哎,队长,你看仔细了——”孙翔掰过周泽楷的脑袋,强迫他把视线集中在垃圾篓上。
于是周泽楷勉为其难地看了过去。孙翔满意地松了手,呼了口气,也转身去盯着那个垃圾篓。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纸团通通凭空消失不见了,垃圾篓一尘不染。

“队长,你看见了吗?”孙翔紧张地问。
“嗯,垃圾,”周泽楷转头看孙翔,“不见了。”
“队长,我今天跟你讲的话,你一定不要说出去。”孙翔严肃地说。
周泽楷严肃地点点头。
“我有超能力。”
周泽楷的呆毛啵儿了一下,示意孙翔继续往下说。

“就在上个星期,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有超能力了。”
“那天马桶堵了,我就站在那里想,如果那些该死的屎能消失就好了,然后!!然后那些屎就真的消失了!!”
“我当时就震惊了!队长!!后来经过一系列的试验,我真的有了超能力!”
“现在是,只要我想让什么东西消失!什么就能消失!”
“……比如说我不是不喜欢吃胡萝卜吗,我只要看着饭盒想,胡萝卜消失,胡萝卜就真的消失了!”
“真的是任何东西都可以!”
“我还试过让地板上的灰消失,结果地板真的就干净了!”
“瓜子壳!”
“甚至是我自己的鼻屎!”

孙翔一边说,周泽楷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
然后他抬起一只手打断了孙翔的独白。

“怎么了队长?”
“你跟我来。”说完周泽楷打开了隔间的小门。
“哦。”孙翔一头雾水地跟出来,顺便又转身冲马桶抛了个飞眼——马桶瞬间光洁一新。








“我觉得我这个超能力还挺有用的,哈哈,对我这种不愿意花时间打扫的人来说真是太方便了。”
周泽楷神情复杂地看着白白净净的马桶,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示意孙翔跟自己走。

“队长你找我?”轮回战队的寝室里,江波涛抬头看看进门的周泽楷,又看到他后跟着的孙翔,愣了一愣。
“孙翔,”周泽楷向旁边让让,示意孙翔上前一步,“也是。”
“嗯?什么也是?”江波涛有点困惑。
“和你一样。”周泽楷有点艰难地说。
“我靠?!不是吧!”江波涛跳了起来。
“什么和你一样?”孙翔迷茫地问。

“孙翔你是不是最近发现你可以让各种东西凭空消失?”
“我靠你怎么知道?是啊!!!”
“因为我也能啊!!!”江波涛有点激动。
“我靠!!!!!!!不是吧!!!!!!!原来不止我有超能力啊??”孙翔激动地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你觉醒多久了?”
“上周开始发现自己有超能力的!!你呢?”
“快两年了都!”
“我靠这么久!”
“是啊!!!!!!!”
“我好激动!!!我还以为我是怪胎!!原来有比我资历老的怪胎!”孙翔泪流满面地抓着江波涛的手死命地摇。
“……”江波涛有点哽咽。
“所以说这个超能力!!真是毫无意义啊!!!就是个用来清洁的超能力啊一点都不炫酷啊!我这一周以来,除了用超能力清理马桶给地板除尘还有清理鼻屎和耳屎,就没觉得有什么其他地方能用到的了啊!”孙翔大声地吐着槽。
江波涛的脸色突然一沉,随即挣脱了孙翔的手。

“怎么了?”
“你用……超能力……清理马桶……?”江波涛严肃地问。
“是啊,咋了。”
“……队长,你过来配合一下我……”江波涛嘴角抽了抽。
“嗯。”周泽楷顺从地走到江波涛身边,摊开了一只手。

江波涛指指放在柜子上的一袋苹果,又示意孙翔看着周泽楷的手。
两秒钟后一只苹果出现在周泽楷的手上。
再过两秒钟,周泽楷手上的苹果像是被分解了一样,化成无数细小的颗粒,随即消失不见。

“我靠?!队长你也是超能力?”
周泽楷眨眨眼睛,又扭头看看江波涛,最后沉默着一屁股坐在床上,放弃说话。

“咳,我来解释。”江波涛伸手拍拍周泽楷肩膀。
“其实这个世界上的超能力者分为A型与B型。”
“只要有A型觉醒,那么相应的,就一定有B型同时觉醒。比如我和队长,我是A型超能力,他是B型。我们很幸运,”江波涛咧嘴笑了一下,“在觉醒初期就找到了对方。”
“超能力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但是能力一定都是成对出现。”
“比如我和队长。我的超能力是,可以将一切物质转移到队长手上,而相应地,队长的超能力则可以让他将出现在手上的任何物质转化为供自己使用的能量。”
“我们两个,有点像是投喂者与被投喂者的关系。”江波涛低头冲周泽楷笑笑。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可以让东西消失的超能力,也有另一个人的超能力,和我的是,配套的?”孙翔努力跟上江波涛的思路。
“嗯。不过我怀疑,你的能力和我的是一样的。因为理论上,不可能让物质消失,只能转移它的物理位置,或者是分解、将之转化为能量。”
“等……等等……”孙翔在思考了两秒钟后,身子一歪扶住了墙。
周泽楷沉痛地看着他。
“所以说……如果我的超能力和副队你的是一样的话……”孙翔声音有点抖,“那么,也一定存在着另一个B型超能力者,正在……把我转移到他手上的……物……物质,转化为能量?!”
江波涛沉痛地看着他。

“我一直在给我的B型喂翔……”孙翔捂脸。
“噗……”周泽楷一个没忍住,笑了。
“笑你妈蛋QAQ!”孙翔悲愤地说。
“咳。总之,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你的B型。”江波涛忍着笑。
“为什么啊啊啊……以后我不用超能力就好了嘛这个节奏必须老死不相往来啊。”
“A型超能力和B型超能力者是注定要走到一起的,或为搭档,或成恋人。”江波涛说着,周泽楷有点脸红地埋下头。
“我靠不要啊啊啊啊!!恋人???我喂翔的对象还有可能是个姑娘么!!!!”孙翔欲哭无泪,没注意到自家队长红了脸。

江波涛和周泽楷沉痛地看着他,然后沉痛地“噗”了。

“笑你们妈蛋!”孙翔摔门离去。
“对了!!!寻找B型的同时也别忘了继续使用超能力!!!一旦投喂的关系建立起来是不能停的!!一旦停了,B型会饿死!!!!”江波涛追出门去大声喊道。
“知道了QAQ”孙翔带着哭腔回答。

“能把超能力使到这么登峰造极的,也就只有这人了啊……”江波涛叹着气。
“今天去哪。”周泽楷站起来。
“南太平洋某岛,火山要爆发了。”孙翔带来的小插曲并没影响两人做正事,江波涛迅速回答自己的队长。
“嗯。”周泽楷点点头。
房间里悄无声息地又闪现出两道人影,他们是瞬移能力者。
四个人默契地交换一下目光,随即共同消失在空气中。

蠢蠢欲动的火山正冒出大量的气体,山脚下是一片土著的村庄,惊慌的人们无处可逃。
江波涛小心翼翼地接近,集中全部精神,将瞬间喷向天际的岩浆迅速消除。
与此同时,距离火山几百米开外的周泽楷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然后迅速分解成星星火光,无害地消失不见。

以上。消除能力者正确的使用方法。

“叶修,我必须跟你谈谈。”魏琛砸着叶修的房门。
“干嘛……”叶修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晃荡出来。
“进去再说。”魏琛一把将叶修拉进房间,回手关了门,随后站在屋子中间摊开自己的手。

“你这是干嘛呢啊老魏。”
叶修不解地看魏琛抽风。

“再等等。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的。”
于是俩大男人傻逼似的盯着魏琛摊开的手看了半天。
“诶诶诶诶来了来了!!!!!”魏琛嗷叫。
“什么啊……”叶修懒懒地探头去看。
魏琛手心出现了一滴淡黄色的液体,静静地飘在距离他手掌一寸高的位置。
过了两秒钟那液体倏地不见了。

“是尿。”魏琛的声音饱含沧桑,带着放弃治疗的绝望。
“速速讲来。”叶修迅速向后躺倒,美人鱼状侧卧在床上,用胳膊支着脑袋,进入听戏状态。
“大概是从上个星期开始,有一天……我打游戏打累了就抻了个懒腰。抻完了之后,我就发现……”
魏琛挣扎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说。
“我发现我手里多了一截儿屎。”








 








第二章

魏琛说完这句话之后,房间里静默了一秒钟。
然后美人鱼叶修笑瘫成了蛞蝓叶修。
“哎呀我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
魏琛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叶修笑大发了会发出猪哼哼的声音。
“老叶你他妈能不能别笑了啊!!!!!这一点都不好笑啊!!!!!!!!”
“哈哈哈哼咳咳老魏你说的对这并不好笑哈哈哈……诶呀我烟掉了。”
叶修四脚扑腾着爬起来,手忙脚乱地去捡噗出去的烟。
“诶呀呀呀呀烟灰撒一床,快,老魏,递张纸!”叶修头也不回地朝魏琛伸手。
“滚蛋,自己拿!”魏琛心里苦闷,忍不住一巴掌糊上叶修脑瓜。

掌心里突然涌出来好几坨卫生纸,天女散花一样顺着惯性被甩到叶修脸上。
“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挺正直的嘛。”叶修没意识到不妥,随手从脑袋上摘下一个纸团儿展开来去擦烟灰。
叶修展开纸团后,房间里又静默了一秒钟。

下一秒,满床的纸团儿,加上叶修手里展开的那个,都齐刷刷地消失了。
叶修保持着小臂举起展开纸团的姿势,缓缓扭头去看魏琛,目光有点涣散。
“是揩腚纸。”魏琛冷静地说。已经听不出什么语气了。

“……咳。所以说,事情是这样的……”魏琛见叶修已经彻底死机,索性自顾自说了下去。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怎么回事儿……”叶修活过来,伸手揉揉自己眼睛,“我靠,不行了,还有残影……”
“你是不是应该先洗个手再揉眼睛。”魏琛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沉着地提醒道。
“我靠!!!!!!!!!!!!”叶修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翻下来冲进洗手间。

魏琛听着卫生间里传出的哗哗水声和叶修的干呕声,沉痛地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好在时不时出现在自己手掌中的东西不会直接贴在肉上,而是虚虚地浮起大约一寸的高度,倒是省了洗手的麻烦。
魏琛这么想着,就觉得自己脑门儿一凉。
闻起来一股馊味儿。
魏琛没敢动弹,僵在原地任由脑门儿上黏着的不明物质消散。
然后他也冲进卫生间和叶修抢洗手盆儿去了。

俩人满身是水地从卫生间出来,叶修双手通红,魏琛脑门儿搓掉一层皮。
“说吧,你都知道什么。”
“咳,”叶修从床上捡起烟屁股,“据我观察,老魏,你应该是一个B型超能力者。”
“啥?逼型?我还屌型呢!!!你能不能别开玩笑。”

叶修嘴角一抽,忍不住抬起攥着打火机的手,拇指下压咔哒一声:“对不起老魏,我忘了你是文盲,给你点个蜡。”
“你才是文盲,快点,别跟我扯蛋。”
“好吧……老魏,说真的,你是一个B型超能力者,ABC的B。”
“这是什么狗屁超能力啊。”
“呃……就是说你的超能力是B种,然后和你相对的,一定也有一个A种超能力的人。你俩属于投喂和被投喂的关系。”叶修言简意赅。
“啥?”魏琛还是不懂。
“……就是他喂你啥你吃啥。”
“我操。我没吃啊?!”
“你其实吃了。”叶修沉痛地。
“……没吃。QAQ”魏琛弱气地。
“别自欺欺人了。过去一周,难道每次你手上有屎……不……我是说有东西出现,又消失之后,你难道没有饱腹感么。”
“我拒绝回答。”魏琛斩钉截铁地扶住了墙。
叶修默默地看了魏琛三秒钟,然后噗了。

“你笑个蛋!”魏琛吼。
“……”叶修没答话,他忙着蹲下捡烟了。

“那现在怎么办?!我今生今世都要过这种日子吗!”魏琛抬脚踹叶修腰眼。
“不会的……大概……一般一旦A型和B型觉醒之后,通常来讲,都会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用各种方式找到对方。然后从那时开始,或为搭档,或为情侣。”
“等等……情侣?你是说那个天杀的天天往我手里塞屎的人有可能是个姑娘?!”
“嗯。”
“叶修。”
“嗯?”
“地球真可怕。”
“嗯……噗。”
“笑个妈蛋?!”
“对不起。”叶修继续举起打火机,拇指下压咔哒一声点了个蜡,表情十分沉痛。
“那现在我怎么找到这个傻逼?至少我得告诉他让他给我喂点别的啊?!”
“一切随缘,具体怎么找到我不知道,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会找到对方,这是注定的。”
“我还是不懂,找到了之后又能怎么样啊?这搭档个鬼啊?情侣个鬼啊?”
“你问我我问谁,不如问老天爷。”
“叶修。”
“嗯?”
“我觉得这个老天爷肯定是个逗逼。”
“嗯……”叶修有句话憋肚子里没说出来。他想说,其实是老天爷挑错了人,降大任于逗逼。

魏琛有点焦虑地在房间里绕圈圈,然后停下步子。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叶修你不会也是个逼吧?!”
“滚!你敢不敢念成四声啊?!”
“果然是么!这超能力也忒不稀奇,怎么我是你也是?”魏琛敏感地抓住了重点。
“我不是。一类超能力至多只能同时存在两对儿。不过超能力的种类倒是不少。”
“那你是哪种啊?是不是比我这种还怂的啊哈哈哈?”
“哪种都不是……”
“少扯淡。”
“好吧我曾经是……现在退役了。”
“我靠这玩意儿还跟打荣耀似的有职业寿命啊?那我现在退役成不成啊?”
“不成。”
“凭啥。”
“你猜。”
“我操。”

魏琛继续溜达,并且开始时不时摊开自己手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嗳老叶,你搭档是谁啊?男的女的?”
“男的。”叶修眯眼睛。
“也退役了?”
“嗯。”
“所以说是怎么退役的啊?”
“秘密。”
“我靠!!!!!”魏琛抓狂。
“认命吧老魏,”叶修伸爪子拍拍魏琛肩膀,“等找到人了,你把他领来,我作为前辈可以具体指导一下你俩怎么一起拯救地球。”
“拯救个蛋。妈的拯救地球要以让我吃翔为代价么!”
“你终于承认是吃了啊。”
“……没啊!!!!!!!!!!!!!”

魏琛泪流满面地猛地捏紧了拳。噗的一声,奶油溅了自己满脸。
“……”魏琛摊开手看着糊在手心猝不及防出现并被自己捏碎的小蛋糕。
“哟,改善伙食了啊!老魏你春天来了。”叶修探头探脑。
一个小蛋糕转眼消失,另一个又噗地冒出来。
“诶卧槽?老叶你来看,这上面有字!”
趁着第二个小蛋糕漂浮在手掌上的两秒钟,俩人凑过去读出了上面的字。
“我是孙……”魏琛不解,“啥意思?”

噗。又来一个。
“翔来找……”

噗。又来一个。
“我吧。叹号。”叶修喃喃地读完,然后两人面面相觑。

“我是孙翔来找我吧!!!!!!”魏琛突然灵光一闪猛地咆哮起来。
叶修配合地举起打火机。
“他妈的是孙翔这小瘪三啊!!!!!!”
咔哒。
“窝巢他轮回上下十八个褶儿啊!!!!!!畜生啊!!!!!!妈的喂了我一个星期翔现在还开起嘲讽了啊!!!!!!老子剁了他啊!!!!!!!!!!!!”
透过手中打火机微弱的火苗,叶修可以看见魏琛虎目含泪。

与此同时,孙翔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心怀愧疚地思考了许久,他火速跑去街边的烘焙坊买了四个小蛋糕。
对方是男的倒还好,如果万一是个女孩子,自己过去一周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操蛋了。
孙翔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儿,端着蛋糕跑回自己寝室,找出根筷子在上面写字。
第一个写:实在对不起。
第二个:我是孙
第三个:翔来找
第四个:我吧!
写完了,孙翔撂下筷子把四个蛋糕按顺序排好,朗读了一遍。
“实在对不起,我是孙翔来找我吧!”
嗯,语气挺诚恳,希望不管对方是男人还是姑娘,看见自己这么真诚的道歉,会消消气吧……
这么想着,孙翔心里稍微舒坦了点儿。
他小心掌握着时间,把蛋糕一个一个地传送过去。

孙翔脸上浮现出释然的笑容,他觉得未来挺光明。
站起来,悠闲地溜达到厕所。
憋了半天了都。
等自己从马桶上起来,习惯性地挥挥手,孙翔猛地僵住了。
缓缓回身瞅瞅,果然,马桶干净得纤尘不染。

他绝望地嚎叫了一声,在狭小的隔间里蹲了下去。
论,当使用超能力冲厕所成为条件反射。
















第三章









“老魏——!老魏你冷静啊——!!”叶修抱着魏琛的大腿,屁股在地上一蹭一蹭地点刹,试图阻止他冲出房间。
“你他妈放手!!!不放的话我先剁了你再去剁了那个孙子!”魏琛一边咬牙切齿,一边伸长了手打开房门。
“好哒。”叶修听话地放手,魏琛一个用力没停住,直接一头冲了出去,一路叮叮咣咣地滚下楼梯。
“嗷——!”
叶修从楼梯口探出半个脑袋,看见魏琛捂着腚从地上撅起身来。
“刀呢!妈的刀呢!!!!!!!老子去轮回剁了那小瘪三!!”
见魏琛的仇恨没有OT,叶修松了口气慢悠悠下了楼。
“老魏你先冷静。”
“冷你妈的静!他这是明显的在嘲讽我!!!!!!!”
“你有没有想过他有可能是在用这种方式,和你取得联系?然后可能就是语气用错了?不过你也知道嘛,孙翔他就是这种说话风格啊。”
“老叶这节骨眼上你还帮着他说话,我非常痛心。”魏琛愣了一下,还真的冷静下来了。不过即使觉得叶修说的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呛了他一句。
“你现在在气头上去找他,没什么用处,毕竟你俩注定以后会成为搭档,”叶修抬手拍拍魏琛肩膀,“或者情侣啊。”
“让我和这王八做搭档我宁愿吃翔。”
“那情侣呢?”叶修忍住了那句“你已经在吃了”。
“情侣啊……”魏琛若有所思摸摸下巴,“那我一定会干翻他。”

“好气魄!”叶修欣慰地给魏琛点了个赞,“嗳所以你先冷静一下,这不后天就全明星了吗,正好主场在咱们这儿,到时候见面再捅破窗户纸也不迟。”
“捅?!怎么捅……妈蛋的与其跟他说明白老子宁愿直接上去干翻他。”
“……”叶修一口气没提上来。

“总之……先想想见面怎么说吧……”
“太操蛋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啊……”魏琛颓废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泄似的抬手重重拍了下餐桌。

拍餐桌这个动作很简单。
抬手,再落下,然后啪一声,桌子没事儿你手疼,典型的二逼发泄法。

魏琛抬手,再落下。
然后他听到“pia叽”一声。

“……”
“…………”
两人很默契地都没有低头去查看,而是执拗而僵硬地对视着。
哦草两秒钟好漫长。
↑以上,二人的心理活动。

过了半天叶修鼓起勇气向下瞄了一眼,魏琛的手严丝合缝地贴在桌子上,但是稍微有点抖。
“刚才那是什么……”他问。
“我不知道。”魏琛迅速跟进。
“触感还是能感受到的。”叶修一脸严肃。
“我拒绝描述。”魏琛沉着地说。
“别挣扎了。”
“滚你。”
“……”
“指缝间满溢着热乎乎东西的感觉还在。”魏琛还是说了。刚才的体验,他一个人承受不来。
“我其实更担心老板娘。”叶修叹了口气。
“关老板娘什么事。”
“你说如果她知道你往战队饭桌上拍了一坨翔,会作何反应。”
“……她没有必要知道。”
“明白。”叶修点点头。

魏琛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手挪开。桌子纤尘不染。
“吃得挺干净。”叶修赞扬到。
“谢谢。”魏琛心死了,眼神也跟着死,抬头幽幽地说。
“你这样我会不忍心嘲讽你的。”
“那就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好吧……那我去吃饭……”叶修听话地走开了,去拿了钱包钥匙,准备出门随便买点吃的。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用那个桌子吃饭了。

“老魏你要不要我帮你买点什——哦对了我忘了你已经吃饱了……那回见!~”
叶修欢乐地离开了,留下魏琛无助地坐在原地,骨节捏得咯咯响。

不过从那天之后,每到吃晚饭的时候,两人都会齐刷刷地胡乱往碗里夹点菜然后端上楼去开小灶。
“魏老大和叶老大在搞什么啊真是看不懂……”包子一边啃排骨一边嘟囔,一个不小心排骨掉在了桌上。不过他毫不在意,捡起来继续啃。
“脏不脏啊。”罗辑在一旁皱眉。
“桌上又没有屎,怕啥。”包子讲话一贯脱线,不分时间地点场合。
“吃饭呢啊喂!”方锐大声抗议。

在落跑的同时听到了全部对话的叶修和魏琛,内心百感交集。
















第四章








 








孙翔十分地焦虑。
他觉得他的B型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搭理他了。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地投喂对方。
孙翔觉得这样的话,终有一天那人会被感动的QAQ。
恍神间,一边的周泽楷拍拍自己。
“队长,怎么了?”
“上场。”
“啊?哦。”孙翔迅速站起身来,和身边的另外五个选手走上舞台。
全明星打到最后一天,现在是最终的团体赛。
分组很微妙。
和孙翔同队的有,周泽楷,王杰希,黄少天,林敬言,魏琛。
对面是叶修,韩文清,江波涛,喻文州,刘小别,方锐。

其他人都还好,可孙翔就是对兴欣的那个魏琛看不顺眼。
其实早就看那货不顺眼了。
全明星的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这人要么就是时不时冲自己翻白眼,要么就是怒目而视。
“神经病。”孙翔决定保持自己的高风亮节,结果因为胡思乱想,上厕所的时候又习惯动作了。
哭丧着脸从厕所隔间跑出来,又撞见那个魏琛。
“让让。”孙翔有点没精打采,他急着跑回休息室再给自己的B型喂点好吃的将功补过。
结果那人站在自己身前一动不动。
“你干嘛。”
“……”
魏琛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仰起脸的欠揍小子,只觉得脑袋上的血管快爆出来了。
可是最后,他还是任由孙翔绕过自己身边,低声咕哝着“有病”大摇大摆地离去。
——不过他的眼睛追随着孙翔的背影,危险地眯了起来。

高手组队就是一个爽字。
几个回合下来,这场团队赛打得酣畅淋漓,观众也频频叫好。
反正两边就是各种大招啊又闪啊躲啊迂回的啊总之可帅。(给不会写打戏的妈蛋点蜡)
就算是孙翔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和这个叫魏琛的家伙居然配合得挺默契。
等到自己的一叶之秋终于是耗尽了血量功成身退时,孙翔挺开心地笑起来。
因为他看见之前一直被自己掩护在身后的迎风布阵迅速地斜插了出来。
看来这人真是洞悉了自己的意图啊。
出其不意,牺牲一个角色,让另一个顶上,一波带走对手。

赢定了。
孙翔轻松地向后靠到椅子上,看着屏幕上半血的迎风布阵干脆利落地和只剩17%血量的君莫笑斗到一块儿。
看了一会儿,他猛然想起刚才从休息室拿出来的小点心还揣在兜里。
正好趁着这个空当把吃的传递过去吧。
孙翔心情大好,把小点心端在手上,满心欢喜地看着它消失在空气中。

与此同时,屏幕上的迎风布阵突然像抽风了一样向一侧滑去。
“我靠啊!!!!!”孙翔眼睁睁地看着迎风布阵就这么跌进了树丛里的陷阱,然后直接被君莫笑果断反杀。

妈的。老东西。不靠谱。乱抽风。
果然还是输了。
孙翔率先站起来冲出比赛间,愤怒地大踏步向魏琛的隔间走去。
“你抽什么风啊!!!!!”孙翔有点不冷静,看见魏琛黑着脸走出来,冲过去咆哮了一声。
可是魏琛不屌他。
“我靠!!!!你什么态度!!!!”孙翔气得炸了毛,“老子好心好意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机会!!!!!都让你浪费了!!!!!”
魏琛冷瞥了孙翔一眼,沉默着走上舞台和其他人汇合。
你等着,妈蛋的,你等着。
孙翔咬牙切齿地跟在他后面也上了台。

“打得不错~”叶修贱兮兮地跑过来握手。
“哼。”孙翔没伸手。
“老叶。”倒是魏琛沉静地凑上去,在叶修耳边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
“你受累了,”孙翔看见叶修朝自己这边望了一眼,然后沉痛地拍拍魏琛的肩膀,“等下了台,我不拦你。”
然后魏琛一脸阴霾地也看了自己一眼。
一头雾水的孙翔只觉得越来越怒。妈的,等下了台的。

总算挨到了下台,孙翔停在选手通道转身冷冷看着魏琛。
魏琛也停下来冷冷看着孙翔。
“弟兄们扯呼……”叶修揪揪韩文清袖子,招呼着众人快点闪。
“咦?怎么啦?”林敬言有点摸不着头脑。
“总之先快走……”
虽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众人一致决定还是听叶修的比较好。
选手通道并不很长,几个人走开了十多步还是能听见背后孙翔一句接一句的嘲讽。
“魏琛他今天怎么了,居然任由孙翔那家伙这么数落自己?”韩文清有点迷惑。
“别急。”叶修沉着地点了根烟,“老魏的蓄力条比较长。”
“……”
“…………”
远处突然传来了隐隐的雷声。
叶修有点怅然地回头看着选手通道尽头的两个人,隐隐为孙翔感到担心。
然后所有人就听见魏琛雄浑的声音猛地爆发出来。
响彻整个选手通道。
“你他妈还有脸怨我啊!!!!!!!!!!!!!!!!!!”
“我就是你的逼啊!!!!!!!!!!!!!!!!!!!!!!!!!!!!!!!”
















第五章








 








“我就是你的逼啊——!”








“的逼啊——”








“逼啊——”








“啊——”








众人的沉默中,魏琛泣血的呐喊从狭窄的选手通道深处裹着回音袭来。








 








“啊……”林敬言弱弱地举起手,想说点什么。








 








“你神经病啊!!!!!!!!!!!!!!!!!!!!”








这回是孙翔的呐喊。








 








“莫非……”喻文州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我就是你找的那个逼啊!!!!!!!!!!!!!!!!!!!!!”








魏琛嚎。








 








“原来如此……”刘小别了然状。








 








“你嘴巴放干净点!!!!!!!!!!!!!!”








孙翔喉咙都快扯破了。








 








“我去不了个是吧不了个是吧不了个是吧……”黄少天惊恐地探头想看清那边的情况。








 








“倒是你屎少拉点!!!!!!!!!!”








魏琛已经豁出去了。








“诶哟卧槽,够重口的……”方锐往林敬言身后缩了缩。








 








“我……!!!!我拉不拉屎关你什么事!!!!!!!!!!!!”








孙翔的声音有点抖。








 








“他俩也是?”韩文清转头问叶修,却发现叶修整个人趴在墙上,肩膀抖得跟抽风似的。








“没错,看来他俩也是。我们之前只知道孙翔是,今天看这个架势,另一个就是魏琛了。”江波涛尽职尽责地解说,周泽楷站在旁边负责点头。








 








“怎么不关我事!!!!孙子哎!!!!你拉多少我吃多少好么!!!!!!!!!!!!!!!!!!”








魏琛吼到最后都破音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叽……”一直面壁竭力保持淡定的叶修终于忍不住了,一边笑一边抡起胳膊拍墙,中间还打了个嗝。








“你能矜持点儿么。”韩文清伸手去拽叶修——再不拽这货就顺着墙滑地上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顺着韩文清的胸肌往下滑。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的手不小心挠到了韩文清的咯吱窝,韩文清没绷住,也开始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在干什么啊……”黄少天看着叶修和韩文清在那笑,自己也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啥……看你们笑我也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个破功的是方锐。








 








结果八个人无一幸免,都被传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妈不行了肚子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哈……”








如果现在有人路过,绝逼会觉得这帮人集体犯病了。








 








“好像有人在笑。”孙翔终于反应过来魏琛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他淡定地转移了话题。








“笑蛋啊!!!!!!!!!!!!!!!!!!!!!!”魏琛显然还沉浸在悲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扭过头去冲那边吼了一句。








 








滚滚笑声这下算是被打断了,不过脚步声渐渐响了起来。








“做什么?”看见一群职业选手走过来,脸上还挂着狂笑的余韵,孙翔警惕地问。








 








“咳。孙翔,魏琛,”韩文清上前一步,“欢迎你们加入组织。”








 








“我靠?!”








“我靠……”








孙翔和魏琛有点傻眼了。








 








“嗯……孙翔,恭喜你啊,终于找到搭档了啊。”江波涛出声表示恭喜。不过打死他也没想到孙翔的搭档居然是……呃……这个人。








“喜个屁。”魏琛还没消气,“老叶你给我过来,解释解释这是咋回事。”








黄少天扒拉开人群把猫在后面搓脸的叶修提溜到前排来。








“我脸刚笑得有点儿僵。”叶修表示需要CD一下。








“组织的脸面全被你毁了。”方锐痛心疾首。








“咱组织从创立之初就没要过脸。”








韩文清给了叶修一个爆栗。








“嗷!”








“正经点。”








“好哒。”叶修清清嗓子,“两位也都是熟人了,就不废话了。超能力者找到搭档之后,自动加入组织。我是教官,这位——”叶修指指韩文清,“是头头。”








 








孙翔凌乱了。他扫了一眼众人,“你们不会都是超能力者吧。”








点头。








“我是撞贼窝里了……”魏琛捂脸。








“怎么会这么巧……全明星团体赛十二个人,个个都是超能力者?”孙翔继续凌乱。








 








“命运的安排。”喻文州温和地说。








“你个手残能是啥超能力者。”魏琛表示怀疑。








“呵。”








 








“来吧手残,给演示一下?”








“成啊。”喻文州笑笑,然后飞速抬手夹住了叶修甩向自己的一根烟。








“老魏,下巴合上。”叶修笑笑,“文州在组织里人称闪电,反应能力满点,能徒手接子弹,暗器样样精通。”








“真他妈苏……”方锐继续吐槽。








“那是人家能力好。”林敬言笑。








“我的也不差,凭啥都叫他闪电,我的外号就一点不拉风。”








 








“你叫啥?”孙翔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








方锐没搭腔。








“他外号叫点心。”林敬言笑着帮忙答了,又用胳膊碰碰方锐,“来,给新进组织的露一手。”








“切……”方锐抬抬手,漫天的肉包子瞬间砸了下来。








“方锐就是我们的粮仓。要吃什么就来什么。虽然他本人是个战五渣……”叶修继续笑。








“你才是战五渣!别瞧不起点心啊你!”








“咳……不过和搭档配合就力量无穷了,你说是不是啊老林。”








林敬言笑笑没说话,拿了一只包子在手上,只见那包子黑了一下,又马上恢复原状。








“这家伙是毒师,不过只能给方锐吐出来的点心喂毒,吃一口必死,可别招惹他俩啊。”叶修说道。








 








“牛逼。”魏琛仰慕了,又接着问,“那黄少天你啥超能力?”








“哈哈哈哈终于轮到我了啊,我的超能力比他们的都牛逼你信不,我跟你说,我这个超能力啊,它——”








“——名字叫缄默。”叶修沉稳地补上。








“你他妈在逗我?黄少天?缄默?”魏琛乐了。








“咳。少天,上。”








于是众人双耳失聪了20秒。








“日……”孙翔拽着耳朵。








“少天可以吸收声波。战斗中他一上线,基本上敌人会立马听不见任何声音,也说不出任何话。当然——”叶修笑,“也听不见文州甩过去的刀子的声音。”








“牛逼不牛逼不牛逼不牛逼不!”黄少天得意。








“怎么和日常生活反差那么大……”孙翔还有有点接受不了。








 








“平时又不使超能力,总开着大很费体力的。”王杰希在一旁说。








“你又是何方妖孽……”魏琛觉得今天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








“我嘛,简单直白。”王杰希说着,掌中腾起一股火。








“卧槽?!火法啊!”孙翔惊了。








“那边还有位水法。”王杰希朝刘小别的方向努努嘴。








刘小别笑笑,伸手弹了个水泡浇在王杰希手上,火苗遇水瞬间变蒸汽。








“他俩一个叫火娃一个叫水娃。哈哈哈哈哈比点心还怂。”黄少天插嘴。








“杰西烧他。”








“小别浇他。”








火柱和水柱缠绕在一起朝黄少天喷了过去。








“嗷!!!!!!!!!”黄少天挺淡定,孙翔吓尿了。








 








“咳。”江波涛挥挥手,周泽楷掌心突然出现了一团巨大的蒸汽,然后消失不见。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超能力和你们俩的一样,也是转换与消除。”叶修总结陈词。








“那你俩呢?”孙翔不像老魏,事先了解过一些情况,自动把韩文清和叶修算成搭档了。








“咳。我俩不是。”韩文清说,“他已经退役了,但是资历最老。现在留在组织里作教官,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退役?你搭档呢?”孙翔问。








“也退役了。不过没留在组织里。”








“哦……那你之前超能力是什么。”








“无可奉告。”叶修耸耸肩。








孙翔翻了个白眼。自己对于叶修,真是半点都喜欢不起来。








 








“小韩你呢?”刚才的火柱水柱惊得魏琛裆部有点湿,他缓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我……”韩文清听见魏琛叫自己小韩,嘴角抽搐了一下,“能力特殊,没有搭档。”








 








“独行侠啊,啥能力?”








“起死回生……”








“卧槽!这个屌啊!”魏琛一瞬间想冲上去抱韩文清大腿,这要自己哪天挂了,就得拜托这位了。








韩文清沉默着没说话。








“韩队有很久没用过自己的超能力了。”一边叶修突然平静开口。








“这么牛逼的能力为什么不用,救死扶伤啊!”魏琛不解。








“人各有命。也许把一个人救活,带来的蝴蝶效应会让更多人死。”韩文清严肃地说。








“老韩说的对,”叶修笑笑,“不救好。生死有命。”








“嗯。”韩文清点点头。








 








“那什么……”江波涛打破了有点闷的气氛,“都别傻站着了,回总部吧,也给他俩看看?还有啊……代号……”








“哎呀对了,得给你俩想想代号……组织里的人平时都是互相称代号的。”








“有必要么……”魏琛心里突然生气不祥的预感。








“有必要,因为这样比较帅。”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以后叫我缄默,叫喻队闪电,周泽楷叫消除,江波涛叫移形——”








“方锐叫点心,”林敬言笑,“我叫毒师,杰西叫火娃,小别叫水娃。”








“所以我在纠结啊……孙翔和魏琛你俩的能力和小周小江重复了……这代号可如何是好。”叶修慢悠悠点起一根烟。








“你想干什么。”魏琛机警地。








“他能干什么。”孙翔不以为然。








“……那么,”叶修噗出一口烟,笑了笑,“你俩的代号,就叫丢翔和接翔怎么样。”








 








 第六章








 








“附议。”








“附议。”








“附议。”








“好点赞。”








“附议。”








“同意。”








“噗。”








叶修话音刚落,这边就刷刷刷举起一片手。








 








“世风日下!”魏琛突然觉得自己眼前出现了一片苍凉的戈壁,而自己就是那戈壁中行走的背影,漫天乌鸦叫得呱呱的。总之就是悲从中来特别有画面感。








“狗屁!”孙翔冲叶修怒目而视,后者淡定抽烟,脑瓜左转望天。








 








“这简直不能忍!”魏琛见所有人都一副放弃治疗的嘴脸,居然扭头去找孙翔吐槽了。








“叶修你神经病!你们都是神经病!”孙翔向魏琛那边靠了靠。面对一群怪力乱神的家伙,他猛然间觉得身边的魏琛特别的亲切。








 








“咳。”韩文清皱眉咳了一下,一众人这回算是安静下来了。








“先回总部吧。叶修不着调,回头给我写400字检查。”








“好说好说。”叶修上前一步走在韩文清旁边大手一挥特有写检查什么的都是小意思的气势。








“叶修这家伙欠了多少份检查了……”林敬言跟在后面和方锐咬耳朵。








“这么多年积压下来有二十多万字了吧……”方锐满不在乎地说,“这货是想把检查带进坟墓吧。”








“就怕队长哪天突然认真起来,真的要检查他到底写没写。”江波涛笑道。








“二十万字,我操。这货能写明白两千个字我就吃桌子。”黄少天鄙视叶修的文化水平。








“少天别骂人,”喻文州温言,“叶教官的文化水平不见得垫底。”








“咦?还有谁比他念的书少啊?”








“新来的。”叶修的话飘过来,接着又补了一句,“孙翔我说的不是你。”








魏琛抓住了胸口,一口气没提过来。








心太脏了啊,简直太脏!








 








魏琛走了两步才发现孙翔没跟过来,顿在原地一副“老子不认识这帮人”的表情。








于是他偷偷绕回去。








“怎么不走?”








孙翔远目:“我觉得要是跟这群人走了,就是一条不归路。”








“现在已经没法回头了……”








“凭什么有超能力就非得加入他们那个组织啊。”孙翔狂气仰脖,显然,叶修的不着调让组织形象大打折扣。








“小子,这你就不懂了……这跟玩网游加公会一个道理,进了组织升级快装备好。”魏琛苦口婆心。








“我就想当世外闲人不行么。”








“……进了组织有肉包子吃。”魏琛碍于文化水平,劝人功力几乎是零。








“我是菜包子党。还有难道我就不能给你喂包子吗!”








“你他妈之前喂的是包子吗!”








“我……我以后喂不行吗!”








“再多的包子也弥补不了你对老夫造成的创伤,”魏琛一瞬间变得忧郁起来,“这年头,逼善被人欺。”








 








“呃噗噗……”前方队伍中间可以吸收声波附带千里耳功能的黄少天觉得偷笑要憋炸了,于是他泪流满面地屏蔽了后头那俩逗逼的频道。








 








落在后面的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既生翔何生叶——”孙翔喟叹。








魏琛没搭话,心里想的是“为什么不是‘既生孙何生叶’难道你也觉得翔这个字比较带感么我亲爱的搭档”。








“自从接过一叶之秋的账号我就流年不利。”孙翔继续抱怨。








魏琛继续装哑巴。实在是因为被兴欣大环境影响的,虽然他自己对孙翔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觉得他是个成长很是迅速的少年人,可还是没办法站在孙翔的立场安慰他。








“你说叶修那家伙怎么就这么嘲讽。”孙翔继续。








魏琛心道这是把我当心之友的节奏么。








“虽然话说的都挺对。”








你小子还是挺聪明的嘛,没方锐说的那么二啊。








“可那语气就是让人恨不得把他从世界上抹杀掉!”孙翔咬牙。








“啊……”魏琛弱弱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修怎么没了??这咋地上就剩一堆衣服了???”前排黄少天突然嚎了起来,并且机敏回头朝魏琛和孙翔二人看了过去。








 








“嗯?”赤身裸体悬浮在魏琛手上的叶修迷茫中。








“啊卧槽我的眼睛……!!!!!”魏琛发现自己正直视着不♂得♂了的东西。








 








“啊……”








这是叶修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








 








 








 








点蜡。








全文完。
























 








……怎么可能。








(↑打死这个没节操的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目睹了全过程的黄少天最先嚷了出来。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啊?!”方锐之前一直在和林敬言讲话,此时听到黄少天的叫声才看到摊在地上的叶修的衣物,“我靠?老叶跑哪去了?!”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于是叶修的衣服惨遭围观。








“怎么回事。”韩文清皱眉。








“他他他他他他他————!!!!”黄少天颤抖着指魏琛,有生以来头一次舌头打了结。








“不会吧……!”江波涛最先反应了过来。毕竟他和周泽楷最熟悉这种超能力。








“魏琛你不会是把叶修吃了吧……”王杰希低声问,声音有点抖。








“天……!”刘小别捂住了脸。








 








孙翔抱住头蹲了下来。








这下完蛋了居然把一个大活人弄没了……这可是比扔翔大得多的罪过啊……








 








魏琛还沉浸在刚才的视觉冲击中久久不能自拔,缓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操!老叶这就没了吗!”








“呃……”林敬言走上前去,托起魏琛的手看了又看,“应该是……没了?”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








“天啊……”








“这可怎么办……”








“老魏你试试能吐出来吗?”








“滚你大爷的能吐出来的话我犯的着吃那小瘪三那么多屎吗!”魏琛愤怒指身后。








孙翔继续抱头蹲防。








 








“小周。被分解掉的东西没有办法恢复了吗?”韩文清算是众人中相对比较冷静的一个。








“……嗯。”周泽楷点点头,看看尙还留在地上的衣物,又看看魏琛,“人,彻底,没了。”








魏琛无语凝噎了。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他从来没想过叶修会以这种方式仓皇离开——这种甚至来不及补救的方式。








“怎么会这样……”魏琛忍不住转头看孙翔。








孙翔一句话都说不出,他也费了一番功夫,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在电光火石间间接抹杀掉了一个人。虽然真正让叶修消失的人是魏琛,可他的是不受控制的被动技。








他很想告诉众人他其实心里并没有真心想让叶修消失,可是超能力不知怎么就失去了控制。








 








“咦……不对啊,”喻文州突然道,“江副队,你的能力,应该是仅限于非人类的物质的吧?”








“是啊……”江波涛也突然醒悟过来,“孙翔,你的超能力原来比我的还要强……可以抹杀……人类……”








孙翔抬头,呆呆地看着江波涛,脸色煞白。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黄少天比较注重接下来的解决办法。








“办法,有。”周泽楷说着,转过头去看韩文清。








孙翔的眼睛亮了亮,他知道韩文清的能力是起死回生。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胶着在韩文清身上。








“不行。”








韩文清斩钉截铁。








 








“队长?!”








“老韩……”








“我靠韩文清你行不行,这是叶修!!”魏琛吼。








 








“任谁都不行。”韩文清平静地说,“我发过誓,永远都不会使用我的能力。”








 








“你疯了?!那么叶修就这么消失了?!”魏琛冲过去揪住韩文清的领子。








“嗯。消失。或者说,死掉。”








“靠!你有没有人性!!!”魏琛挥起拳头砸了过去,被后者一扭头躲过去了。








“杀了人的是孙翔。”








“屁!孙翔他是无意的好吧!刚刚觉醒谁都有可能犯错!”魏琛忍不住帮孙翔辩白。此时的他,觉得比起无意酿成大祸的孙翔,见死不救的韩文清更可恨。








 








“不怪孙翔。”一旁的周泽楷突然插话,“副队也……”








江波涛迅速接上:“周队说得对。我刚觉醒时,能力也常常失控,很多时候并没想着传送哪件东西,那件东西就会飞进周队手里……练习了两个多月才终于稳定下来。我应该庆幸我的能力没有那么强,所以才没闯大祸。”








 








江波涛说完,众人又陷入沉默。








叶修就这么没了,谁能接受这种事实。








 








“是我的错。”孙翔终于站了起来。








“你先闭嘴——”魏琛有点急,怕这小子说出什么作死的话来。








“是我的错。”孙翔又重复了一遍,“我愿负全责。”








 








“咳。”林敬言轻咳了一声,“得了,通过啦。”








“我靠?!”魏琛一头雾水。








“……”孙翔不明所以。








“行了,出来吧。”韩文清朝孙翔身后的空地喊了一声。








 








魏琛和孙翔转身,和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叶修打了个照面。








“哟~”光溜溜叶修捂着重要部位向众人问好,随即被韩文清甩过来的衣服糊住了脸,“哎呀呀呀……”








“那什么,考核,恭喜通过。”林敬言微笑。








“恭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耍了吧恭喜啊。”








“恭喜。”








“。”








“恭喜!”








“老叶你能不能先把裤子穿上再点烟。”








“穿着呢穿着呢……嗳你们也真是的,每次考核新人都要换着花样的让我当考官,这次也是,设计的什么破考题,不知道我瞬移没法带衣服吗,存心让我裸奔不要脸的到底是谁啊。”








 








“你啊……”孙翔虚弱地。








大悲大喜,人生太疯狂。








“老叶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啊?!”魏琛虎目含泪。








“就那么回事嘛。考考你俩身为搭档是不是团结一心,顺便遇到问题是不是勇于承担责任。”








“至于这么考吗!”








“又不是我想当考官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谁让你这混蛋掌管考官大权的我去剁了他QAQ”








“前队友。已经畏罪退役了。”








“算他走运啊……”








 








魏琛感到特别的闹心,后来他想到了什么。








“唉不对啊老叶,你不是瞬移吗?怎么还能隐身?”








“咳。我……什么都略通一点?”








“啥?”








“叶指导的超能力其实是四不像。”喻文州解释。








“这什么二逼名字。”魏琛失笑。








“就是什么超能力都会,但是什么都不太会。比如一般瞬移都可以做到衣服带人一起,这货只能裸着瞬移。”黄少天接话。








“隐身其实也不是全身都能隐,每次都差点儿。刚才就露了一只耳朵没藏起来,然后我们看见他就幽幽地趴地上让耳朵降落了,你俩太震惊,没发现猫腻。”江波涛笑。








“飞行的话基本只能离地半米,不如鸡。”林敬言补刀。








“生出来的包子没有馅儿。”方锐觉得和自己比起来,叶修弱到爆。








“那是馒头。”孙翔冷冷地。








“但是长成包子样啊!有摺儿的!”方锐回嘴。








“真是弱爆。”孙翔迅速站队。








“颇有散人风骨。”王杰希总结陈词,不知道是在夸奖还是在吐槽。








“咳咳那什么!恭喜考核通过。欢迎正式成为组织一员。”叶修打断众人的嘴炮,向魏琛伸出了手。








“老子是真不想和你握手啊……”








“那么,走吧?回机关。”叶修吆喝。








众人憋着笑再度向外面走去。








 








魏琛回头看孙翔:“我头一次觉得同情你。”








“闭嘴。”孙翔抬脚跟上大部队。








“哟。这回想加入组织了?”








“你听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么,总有一天从内部搞垮这帮没节操的。”








“……我支持你……”








“……”








“…………”








“那什么,谢谢。”








“诶卧槽?”








“刚才谢谢你帮我说话。”








魏琛赌五十个包子他看见孙翔耳朵红了。








“不客气嘿。以后求投喂呗。”








“那是当然。”孙翔头扬得高高的,带着初生牛犊的意气风发。








“不许喂屎啊。”








“你能不能忘了这茬……”








 








【完】












评论(2)

热度(2173)

  1. 我只爱读书与李 (32°N,118°E)PAI飞君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肺活量不够😂😂😂